電子哥再次送出了首殺,navi又開始陷入人數劣勢。

nafany立馬開始指揮提速,不能再等了。

等到了a隊反應過來人員站位變動之後,他們就很難打了。

現在b小有人,拱門很可能也有人在架槍。

所以他們只需要迅速將包點一側幹掉,這個a區就算佔領下來了。

蘇醒和二樓的nafany立馬拉了出來。

蘇醒良好的預瞄讓他直接掃射爆頭擊殺了在警家進行架槍的device。

而nafany因為需要搜點的位置比較多,被短箱的dupreeh給直接掃射帶走了。

好在這一回合的a2並不是只有一人。

s1mple立馬進行了補防,大狙一槍將dupreeh給補掉了。

s1mple打掉了dupreeh之後立馬跳下來了短箱。

但是沒想到警家這一次還有一人。

s1mple被打的趕緊往死點跑。

等換好子彈之後,又進行了peek。

gla1ve也沒想到s1mple能這麼大膽,直接被s1mple大狙帶走了。

包點瞬間被佔領。

這一次交火navi佔優,打成了一個1換3.

局面瞬間反轉了。

蘇醒給上警家火和拱門內側煙。

s1mple跳到了長箱下包。

這裡的位置比較靠內,如果這個時候警家還有人踩火想要抓他機會的話。

那麼一定會被燙死。

跳在空中的時候,s1mple是看到了拱門煙里有一人混了出來。

放棄下包動作。

再次peek。

砰!

s1mple使用awp擊殺了magisk

剩下一個xyp9x獨自回防。

他也知道這個回防很難打了,自己手上只有一把法瑪斯。

面對這種槍械劣勢,人數劣勢的情況下。

即使他有思路,這個殘局依然不好打。

他迅速來到了vip,準備進行斷槍。

可是蘇醒的排點已經到了,一連串的掃射將他帶走。

也將回合帶走。

7017k「轟!」伴隨著一陣巨響,山谷中央的牆壁被楚秦的盤古斧,直接給劈開,裡面露出了一道別有洞天的空間。

這裡,彷彿是世外桃源一般,面前是一條小河流,走過河流上的木橋,便是一座茅草院落。

楚秦和眾女,很快鎖定了那座茅草院落。

這座茅草院落,不大不小,正好適合天戕老人,一人一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796火寧兒楊雲見小七終於消氣了,打了一個哈欠,示意黑子他們收拾一下,帶着小七離開,回到車裏。

兩人都坐在後排,沉默了一會,小七擺腿撞了一下楊雲的腿。「哥,他知道是我打的,我會不會有事啊!」

「肯定有事啊!一個報警電話就能把你抓起來哦。」

小七不滿的說:「你又嚇我,人是你派人抓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兩百章聲浪 有些涼。

這是余長安的第一感覺。

他的唇就輕輕的貼着她,不多一分進展,鼻息有些厚重,撲在余長安的嘴角邊,溫熱未曾間斷。

放在卿莫離胸前的手還未做出行動,他一條胳膊攬著余長安,手在她的胳膊上揉來揉去,另一手緊緊握住她的左手,聲音格外的低:「不準嫌棄我。」

余長安愣,本要收回的手在她飛走的思緒里被卿莫離抓得更緊。

這句話他說了兩遍,在余長安的認知里卿莫離對她說這樣的話不足為奇,畢竟他也不是沒對她撒過嬌。可這回他的語氣一次比一次難過,好像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短短兩句話聽得余長安再顧不上掙脫,反倒用右手撫上他的臉,還沒來得及說話卿莫離就慌亂的去抓她右手:「別走。」

余長安再度愣住。

他怎的就這般……

「我不走,乖。」余長安輕聲說,手指在他臉頰上輕輕摩擦,「怎麼了呀?是誰欺負我們家小朋友了?你只管告訴我,我幫你揍他……」

「夫人為何不稱呼我為『夫君』了?」

此話出口余長安的手指僵住,幾秒后她才對上卿莫離的眼睛,看着他的眼角微紅,心頭不由得泛上一層難過,對啊,為什麼不稱呼夫君了呢……

她只覺得鼻子突然有些堵,連忙露出笑容道:「那夫君可不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了嗎?你不開心就告訴我,我可以哄你開心,一個人喝那麼多酒對——」對身體不好。

余長安沒說完卿莫離就再一次吻了下來,臉上突然涼了一下,緊接着又是一下。

是……眼淚?!余長安心裏一緊,但卿莫離不給她多想的機會,他這次的吻是帶着攻佔性的。

這是他所熟悉且貪戀的柔軟,許是酒意過濃,他的吻越發放肆,使得余長安大腦一片空白。

突然,卿莫離抬唇盯着她,目光猶如地獄的惡鷹,看不到半分柔情。他道:「為什麼不回應我?」

話音有些顫抖,余長安聽得出來,那是他的哭腔。只是面對這個一而再再而三傷害自己的男人,她要如何回應?她到底該不該回應?本以為能一舉狠下心來將卿莫離從心裏清出去,可他的一個吻,一個溫柔眼神,甚至一句「夫人」,都能將她再次拉回有他在的人間煉獄。

唇上一疼,余長安迅速從矛盾中掙扎出來,原是卿莫離咬了她一口。

他在提醒自己回應他嗎,余長安想道。

不等她再猶豫,卿莫離兩手稍稍用力就將她扔在了桌上,大手一揮,地上多了幾件衣物。

兩個僕從端著熱好的醒酒湯才走到門口就聽到余長安一聲驚呼:「你做什麼?!放開我!」

「回應我!」卿莫離咆哮。

余長安睜著的那雙眼睛死死盯着上方壓着的一臉狂暴的男人,手術刀在系統出口停頓,眼淚奪眶而出:「你答應過我的。」

收到的回答是卿莫離稍許溫柔的一句:「回應我。」

熟悉的反噬帶來的痛感再次爬上心頭,手術刀從系統跌落,咣當一聲掉在地上,卿莫離低頭看去,僅一秒,回頭就扼住了了余長安的雙手:「你休想與他走。」

語畢,她的唇舌再一次被攻佔——

樓里除了男人的低吼,還有逐漸變得微弱的哭聲。

好一個滿樓春。

……

「別看了別看了,車公公回來了……」幾個僕從小聲傳遞消息,圍在門口看得口乾唇燥的人這才要散去,誰知說曹操曹操到,車公公一來就瞧見眾人個個臉上都展着留戀之色,當即加快步子,在那伙人準備跑的時候一道眼神就將他們攔了下來:「一個二個都在這裏做賊嗎?」

車公公的聲音不算很大,樓里才從地上撿了薄衫穿上的余長安聽得一清二楚,手裏拿着的外衣又一次落在地上。

眼淚又一次滾出來。

「不準走。」酒勁上頭已經睡過去的卿莫離忽的抓住她的手。

那一瞬間她好像觸了電,下一秒就狠狠甩開,望着卿莫離胸口上的十幾道抓痕,余長安眼前有些模糊,再次撿起衣裳胡亂穿好就大步出去了。

「一群不知死活的畜生!」車公公一聲怒罵,眾人當即跪在地上,他只覺身後有動靜,轉身一看才見余長安站在那兒。

她的頭髮很亂,嘴角紅腫有牙印,兩隻手腕也有明顯淤青,脖子上更是處處青紅……衣衫凌亂,不必多說。

「王妃饒命!」眾人頭都不敢抬。

車公公有些失聲:「王妃……」

余長安沒理他,只用冷漠目光掃過地上跪着的人,一句話沒說抬腳走了。

她前腳走車公公後腳就衝進樓內,一眼瞧見只用衣裳蓋了半邊身子的卿莫離當下火上心頭,抓起他就一拳砸了下來:「畜生!」

「車公公使不得啊!使不得!」眾人驚呼著上來拉,卻被車公公一個一個踹開。他扔下卿莫離沖着他們就罵道:「既然愛看,現在都回家去,圍着你們的老子娘看個夠!看看是怎麼生出你們這群不做人事的孬貨的!堂堂鎮國王妃的聲譽全給你們毀了!她日後怎麼見人!」

「我們錯了,饒了我們吧!」

「這件事我們絕對不說出去!」

「給我拿水來!我非要潑醒他不可!」

……

天上黑蒙蒙的,雲遮著一彎弦月只露著尖角,乍一看去還以為天上掛着顆多麼明亮璀璨的星。余長安站在主屋門口,感受着不知什麼方向吹來的風,腰上涼颼颼,風全從那兒往進灌,那是卿莫離撕開的地方。

回想着卿莫離的承諾,余長安出奇的淡然。

抬眼望去,所能收入眼中的天空沒有一顆星,她又往前走了走,走到院中央再瞧一眼,仍舊一片黑。

興許還有沒瞧見的呢?她緩緩轉身,可巧主屋正上方就有一顆,光色雖是暗淡,余長安的嘴角卻揚起幾絲弧度。

連天上的星星都不能保證永遠不被雲霧遮住,那承諾呢?它本就是個虛無縹緲的東西。

。 當看到姜憐和小桃正在「假模假式」的練武,姜馨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姜憐,你個天賦為0的小廢物想練武,可真是做夢啊!」

「有那閑時間,不如去學學繡花,母親大發慈悲也會給你找個好人家當妾,哈哈,哈哈哈。」

諷刺的笑聲響起,一眾人全都笑做一團。

真聒噪!

姜憐眸光閃現一絲幽暗。

剛才她老早就聽到這群人來勢洶洶、來意不善的腳步聲了。

一直沒動,就是在這等着他們!

停下動作,她轉身看向姜馨兒與阮真真還有她們身後帶着的,那些府里最得力的打手。

嘴角忽的翹起一絲甜美微笑。

「二姐,我哪有你這麼有福氣,像昨天在丞相府和三皇子殿下還有寶娟、僕人共處一室那麼開心。」

「我要找的話,肯定也只能找一個人成親的。」

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姜憐說着最扎心的話。

姜馨兒瞬間面色難看猙獰起來,卻又被噎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因為姜憐的話,跟在身邊的丫鬟僕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對勁了。

她們…肯定在心裏嘲諷着她!

決不能讓這些人知道那件事!

狠狠地揉搓着手心的手帕,因為後怕,姜馨兒差點沒給它直接一用力捏碎了。

相比姜馨兒的衝動,阮真真卻非常淡定。

伸手安慰的拍拍女兒的手,她目光不善的看向姜憐。

當即冷笑一聲。

「呵呵,母親倒是不知道,咱們將軍府三小姐的嘴這麼硬,不如讓母親好好教導下你。」

「都給我上!」

在姜憐面前卸下偽裝,阮真真現在也不再端著那副賢良淑德的模樣。

一個眼神,她身後跟着的,將軍府培養出來的最得力的打手們瞬間領會上前。

在姜憐周圍圍成一個圈,堵住她的去路。

「小桃,練習永遠比不上實戰,去把大門關了,好好看清楚我是怎麼揍這群走狗的。」

姜憐對小桃吩咐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