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趙信什麼都不說,就讓劉大志一直處在焦慮之中,這種感覺都不如直接把事情曝光,是生是死給個痛快。

眾官員快步趕往白語那裏問候,戴着王冠的白語只是輕輕頷首。

「閻羅大王,白馳將軍。」王勉朝着二人拱手,「不知兩位大人遠道來我們轉輪王城所為何事,還需要出兵至此。這千年中,我們轉輪王城和閻羅王城可是井水不犯河水,我方也不主管大地獄,並沒有任何摩擦。」

白語和白馳都朝趙信看了過去,王勉很敏銳的捕捉到了這一點。

難道說……

來這裏是這位年輕宰相的意思?!

這宰相到底是何許人也,竟能讓閻羅王城的大王和大將軍都如此在意。

「其實吧,也沒什麼大事。」趙信順勢咧嘴一笑,放在劉大志肩膀上的手陡然用力將他抓住,「貴方,有人想要殺我,我來這……就是想請貴方給個說法。」

「殺你?!」

不管是獨眼將軍,亦或是王勉丞相,還是說同行的官員都懵了。

白馳和白語也都愣了,猛地跑到趙信這裏。

「哥們,誰要殺你?」

「趙信,是誰要殺你,為什麼你沒跟我說?」白語話音落下,眼睛就紅了,「到底是誰,你告訴我,今天我必把他碎屍萬段!」

「讓我先捅他一萬個透明窟窿!」白馳道。

「好,讓你先捅!」

白語和白馳鮮有的站在同一陣營,那憤慨之色讓王勉和獨眼將軍也心生駭然。

這宰相跟白馳白語兄妹關係非常好啊。

一時間,獨眼將軍和王勉開始替那個判官默哀,到底是哪個傻缺,竟然想着去殺閻羅王城的宰相,這不是找死么?

就算刨除趙信和白馳白語之間的關係。

刺殺宰相。

這是重罪。

劉大志的臉色變得越發慘敗,背脊都被冷汗浸透。他現在總算明白為何趙信剛才抓住他肩膀的手突然用力,這是為了防止他腿軟摔倒。

王勉也眉目凝重。

轉輪王城有人刺殺閻羅王城宰相,這件事可以說算的上是大事一件,也難怪閻羅王城會發兵至此。

不對呀?

聽剛才白馳和白語的語氣,好似他們之前並不知曉。

算了。

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件事如果不解決妥當,很有可能會被認為輪轉王城有意對閻羅王城宣戰。

閻羅王城這頂多算是被迫反擊。

於情於理。

他們轉輪王城都要落人口舌。

「趙宰相,你可有證據。」

王勉沉吟半晌蹙眉,這件事事關重大,他身為輪轉王城的丞相,要設身處地的去為王城考慮,而不是說被閻羅王城三言兩語就給嚇住。

「證據嘛,嘶……」趙信突然歪頭瞥了眼劉大志,「老劉,你說我有沒有證據?」 周悅彤看著張曉的自言自語,有些聽不明白。

「真人秀?那是什麼?」

她還是第一次從張曉的口中說出真人秀,這麼一個單個詞分開她認識,但合在一起就完全不認識了。

綜藝節目上面難道表演的不是真人嗎?

按照她的邏輯思考來看,確實,綜藝節目也算是一個真人秀。

「額,真人秀啊,就是找一群小有名氣的明星,然後設定獲勝的目標,讓這些明星們分組對抗。」

「當然了,既然作秀,那麼這都是要從一開始就將劇本給設定好。」

「你可以理解為一種新興的電視劇,只是這電視劇和傳統的電視劇有些不太一樣。」

張曉倒是稍微的給周悅彤解釋了一下真人秀是什麼。

一說真人秀,如果是在他的前世,基本上腦袋裡面就會出現一些綜藝節目的名稱了吧。

這些綜藝節目說一句實話,打發時間還是可以的。

總比看那些什麼將嚴肅題材,明明就是一部犯罪題材電視劇拍成了一部都市愛情電視劇。

那電視劇,絕對就是在誤導觀眾們。

將那些販毒的美化,這種電視劇簡直就是在侮辱智商。

現實中的毒販子將多少個家庭搞得支離破碎?

每天都是將腦袋別在了褲腰帶上面,做出任何瘋狂事情都不足為奇的一伙人竟然被腦殘編劇和導演給美化了?

說一句實話,這樣的編劇和導演不是傻就是壞。

要嘛就是傻到了已經不屬於是人類的範疇。

要嘛就是壞到了極致的那種。

不然怎麼可能會在電視劇裡面將毒販子美化?

主角作為一個卧底,卧底到了毒販集團之中,竟然拍的跟一部職場精英升職記一樣。

真人秀不比這樣的電視劇好?

漂亮國那邊也有一部神作,《絕命毒師》。

老白是主角,是一個化學老師,非常的有能力。

因為患了癌症,心灰意冷又機緣巧合之下和小白一起開始制毒。

這部電視劇非常的寫實,毒品這個玩意兒,從來就沒有什麼美好的地方。

從頭到尾,整部電視劇都在用血琳琳的事實告訴觀眾,毒品有多大的危害。

特別是電影裡面的那些癮君子們,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出來。

不,那些重度吸毒者或許稱之為人都非常勉強了。

他們已經泯滅了人性,每天都只沉淪在了吸毒之中。

沒有錢就去搶,搶不到就將人給殺了。

這幾乎就是吸毒者的常態。

所以,奉勸大家,珍惜生命,遠離毒品。

那玩意兒,只要沾上了一點,基本上這一輩子就完了。

從老白開始販毒開始,他的心態開始發生了變化,變得心狠手辣。

一開始制毒就已經有了人命。

到後來,只要是阻擋在了他面前的人,全部都趕盡殺絕。

就連是自己老婆妹妹的丈夫,關係非常好的連襟同樣可以下狠手。

這才是一個真正販毒者。

而,那部腦殘的電視劇竟然美化毒販子?

全劇塑造出來了一種販毒就可以很有錢,很輕鬆,過的非常滋潤生活的現象。

這不是在誤導觀眾嗎?

所以究竟是有多麼煞筆的編劇和導演才能夠拍出這樣的電視劇來?

比起那什麼三二一開團,侮辱電競的電視劇還要更加的腦殘,更加的不如。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電視劇竟然還能夠播放。

總之,張曉覺得真人秀肯定是比這些腦殘電視劇要好看的多。

好在重生到的這個世界,目前來看,還沒有他前世那麼多的腦殘編輯和導演出現。

雖然他也知道,現在男性基本上都不去看什麼電視劇,所以電視劇的重心已經轉移了到女性身上。

所以為了很多地方要發生一些變化。

但發生變化,也不能拍成那屎樣吧。

抄CP就好好的抄,換一個題材,不要將緝毒警察叔叔們英勇的形象破壞了好不好?

那些腦殘編劇和導演們,你們可知道緝毒警察就連採訪的時候都是不能將臉露出來?

就連聲音都是要經過特殊的處理之後才會放出來的嗎?

那是因為,你們這些個腦殘編劇和導演們美化的販毒者會對這些緝毒警察展開瘋狂的報復。

所以,張曉只想說,這拍的都是什麼玩意兒。

「這聽起來和其他的綜藝節目也沒有什麼不同啊?」

周悅彤一腦門子的疑惑,綜藝節目已經她現在出名了之後,很多電視台都她發出了邀請。

她也都一一的上了這些電視台的綜藝節目。

每一個電視台的綜藝節目其實都大同小異。

到了嘉賓環節,也就變得和張曉口中的真人秀差不多了。

在台下的時候,她同樣也會有一個簡單的劇本。

不能說很像吧,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額,真人秀和傳統綜藝節目一個本質性的不同就是,真人秀是場外錄製的。」

「還有獲勝的各種條件也和傳統綜藝是完全不一樣的。」

「比如說,這一期要在某一個名勝古迹的地方進行拍攝,而獲勝條件則是找到某樣東西。」

「會在找到某樣東西的過程之中,引導著明星們分別去獲取線索。」

「每一個線索可以設置一個挑戰的項目,每一組明星隊伍的任務也分別不同。」

「多設置一點難度,然後多折騰一下這些明星,觀眾們就非常樂意觀看了。」

張曉將腦中前世那些腦殘電視劇甩到腦後,反正他是不可能會拍出如此腦殘的電視劇來。

周悅彤聽到了他的想法之後,在腦中裡面出現了明星們在場外闖關的情景。

「有意思,我肯定會看這樣的綜藝。」

「那你什麼時候來搞這樣的綜藝?對了,你不是正在準備拍攝《夏洛特煩惱》這部喜劇電影嗎?」

張曉搖了搖頭,「真人秀我肯定是不會參與的,不過前兩期的劇本我倒是可以幫忙寫一下。」

「至於拍攝之類的,我估計不會參與,現在蘇總好像就在找電視台對接。」

周悅彤有些失望,「沒有你參與的話,估計也拍不好。」

「你這丫頭,說得什麼話,真人秀又不是拍電影,拍電視劇,只需要找幾個體力好的攝影師就行了。」

「一路跟拍著明星們,到時候在剪輯一下,將比較好的片段剪輯出來不就行了嗎。」

「我在與不在的區別根本就不大。」

張曉有些無奈的看著周悅彤,而且只需要出兩期劇本,將真人秀的收視率弄上來后。

他躺著就能夠賺錢,這件事不香嗎?

畢竟現在他可是有夏天娛樂股份的人啊!

只要夏天娛樂賺的錢越多,那麼他分的錢也就越多了。

「是時候考慮買自己的房子了。」 侯子冀直接朝着卧室的方向跑去,等打開門,裏面已經沒有了人,侯子冀將手探進被窩裏。

「蕭哥,涼的差不多了。」

蕭言緊緊的蹙著眉,「繼續找。」

說着,才看向屋子裏被控制住的眾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