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他永遠只會窩裡橫。

聽到底下人的發言,池寶忠有些惱羞成怒:「都給老子閉嘴,想要老子投降,他孟有房沒有那個本事!」

唰!

手中寒光一閃,長槍脫手而出,池寶忠踏槍來到了城堡上空。

低頭向下一看,池寶忠憤聲高喝:「孟有房,你不用妄想破天內宗會投降,我大哥池寶義馬上就要成為仙人,到時候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你大哥?」

孟有房掃了一眼系統,他的臉上浮現出了微笑。

這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早就想知道那位破天宗宗主的消息,這還真是上趕著送到了門前。

事情發展成這樣那就更有意思了。

本來孟有房還念著趙破天和劍嘯天的關係沒想著真把他們怎麼樣,畢竟破天仙府怎麼也是和劍嘯仙府是一體夫妻,打壞了誰那都是他孟有房的損失。

可現在看來,這破天內宗的陣法太老舊,還是重修一下的好!

有拆就有建,有建就有拆,拆拆建建的這有房不動產的事業不就出來了么。

孟有房沒多廢話,他只是擺了擺手中的棍子,然後喝出了一個字:「拆!」

旁邊的劍仙們通通都是一震。

要說建房子他們的速度沒有那些工人們快,可要說拆,那可真是找對了點,劍仙,那是出了名的出劍快!

「劍陣!」

咻!咻!咻!

劍光急速的閃動,一個巨大的劍陣瞬間完成。

「起!」

呼喊一聲響起,每位劍仙的身上全都泛起了劍光,那些劍光向著高空一騰,隨後是沖向了陣心處的一人。

陣心處的那人也不慌,手中的仙劍向天一指,所有的劍光被他給吸引。

「攻!」

仙劍引著劍光在空中一劃,一柄巨大的靈體仙劍凝聚而成。

咻!

劍尖一抖,靈體仙劍瞬間就砸在了前方的護堡大陣上。

池寶忠還在空中等著孟有房的反應,他覺得,再怎麼說那也是仙人,威脅一個只有劍仙九階的人應該問題不大。

就算威脅真的不行,那沒準兒也能起到一個迷惑的作用。

可他萬萬沒想到,孟有房直接發動了攻擊。

「孟有房,你安敢如此!!!」

靈體仙劍在大陣上一轟,池寶忠就覺得全身的寒毛都在倒豎,不只是倒豎,還猛得向著肉裡面扎。

「呵呵!」

孟有房冷笑一聲,他直接無視了池寶忠的喊叫。

要說這護堡大陣攔截個魔族還行,畢竟是在仙府之內,魔族再怎麼說也是外來者,這大陣總會享受一些加成,可要是想憑著這些大陣擋住劍仙的攻擊那就太天真了。

劍嘯仙府之內,誰的加成效果能比他孟有房更高呢!

棍子在地上一戳,孟有房身上的靈氣一瞬間就衝到了劍陣之中,靈氣一盪,陣心處的那位劍仙氣勢猛增。

「是宗主的靈氣!」

「好高的加成效果,這要是一劍斬下去,估計能直接破陣!」

心裡想著,手上的動作當然也就更快,左手並指一掐劍訣印在了右手的劍柄上,仙劍的劍芒瞬間飛出去三丈長。

「斬!」

怒喝一聲,劍尖又在空中一劃,這一次卻是換了另一種方式。

靈體仙劍爆增了十倍,劍刃向下一斜,巨大的劍體猛得就砍在了整個護宗大陣上方。

「咔…」

護宗大陣的透明防護上開始有了白紋,一絲絲咔咔聲也在不停的響在堡內眾人的耳邊,那些人臉色大變。

「護宗大陣要被破開了!」

一直飄在空中的池寶忠早就感覺到了不妙,這怕是要遭了,得跑!

只不過,池寶忠並沒有選擇跑回到破天內宗的城堡里。

相反,他的眼神兒一直在向著堡外的方向上飄忽。

。 「還有,我有一批上品靈蔬和尊者境的妖獸血肉出售,你幫我找下買家。」陳玄又道。

光升階戰寵蛋未必能得到足夠的收穫,他做了兩手準備,預備出手一批蒼古世界的產出。

電話那頭傳來的驚訝聲:「上品靈蔬?尊者境妖獸血肉?這些可都是好東西,不愁買家的,我們夢家內部也需要,不如你都賣給我們得了。」

陳玄笑道:「我的量有點大,你們可能吃不下,還我幫我聯繫一下其他家族吧。」

夢輕輕一愣,心道我們夢家有一座小鎮,幾十萬人口,雖說大部分吃不起上品靈蔬,可本家也有不少高級武者,需要的量還是不小得。

不過既然陳玄堅持了,她也不好駁了陳玄,只是無語道:「好吧,這個容易,夢家跟一些大型家族和渠道商有合作,等你收割立刻就能召他們來採購。」

「這樣我就放心了。」

撂下電話,陳玄暗道大家族人多勢眾辦事效率就是高,收購戰寵蛋讓他自己去跑,得忙活大半個月,而夢家只要多派一些下人就能輕鬆搞定了。而售賣靈蔬,以大家族的人脈,也只是幾個電話的事情。

培養升階戰寵和出售大量的靈蔬是陳玄能想到的賺錢又快,又不會太引人注意的方法了。

「蛋內進階理論」本就是他提供的思路,所以不用擔心有心人的懷疑。

而出出售靈蔬和妖獸血脈則是各大家族和大部分武者最習以為常的賺錢門路,更不會惹人注意。

其實就算他不用親自去賺錢,直接開口跟夢家要大量元石,夢家也會應允的。

畢竟夢家可是很眼饞他手中的念力箴文的,可陳玄不願意拿箴文換元石,既然他可以很輕鬆的賺元石,就沒必要拿箴文換了,箴文這麼寶貴的東西,只能拿來去換一些他自己沒有能力搞到的東西,才能體現出價值來。

當然了,陳玄以前給過夢家不少箴文,現在使喚一下他們一下,讓他們幫點小忙是毫無壓力的。

搞定賺錢的事,迫在眉睫的便是靈地修鍊了。

以他擁有的這條靈脈的靈氣容量,足夠他將目前體外經脈的五個分區都裝滿了,只是他要凝練不同屬性的靈氣,所以需要運轉這幾門功法,每裝滿一個分區需要三天的時間。

上一次他修鍊了三天,以《乙木化氣訣》功法凝練木屬性元力,終於將木分區裝滿,在和孫騰的戰鬥中,這一分區的木元氣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巨量的木屬性元氣對木系功法有很大幅度的加持作用,從而讓陳玄召喚出了一隻尊者境修為的木妖召喚物,這隻木妖瞬間就捕獲了傷重的孫騰,痛毆了他一頓,直到孫騰只剩下最後一口氣。

那以後,陳玄更期待五行共修圓滿后的威力了,只要體外經脈中全部灌滿各屬性元力,那時候,無論他釋放任何五行法術和武技,氣威力都能比別人高出一大截。

想到這,陳玄走進客廳,找到拿着酒葫蘆趴在窗口賞月的路小佳,問道:「老師,我的功法兌換了嗎?」

路小佳醉眼迷離的看了他一眼,突然面露促狹之色:「陳玄同學,我說你怎麼跑出去了,原來是去跟你的小女友約會去了,當然了,老師不反對你談感情,但是,老師還是希望你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修鍊上。」

陳玄臉色一黑,老師能說出這些話,說明她已經醉的差不多了,不過他有點好奇路小佳是怎麼知道自己去做了什麼,忙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路小佳做了一個抽鼻子的動作,笑道:「你身上的這股女孩子的香味可騙不了老師,看來你們關係很親密啊。」

陳玄一怔,他還以為路小佳說的是文逍兒和錢尋,沒想到竟然是聞到了小貓的體味。

不過他沒心情跟老師閑扯,再次道:「老師,我問你功法的事呢。」

路小佳嘻嘻一笑,不好意思道:「老師光顧著喝酒了,把這事給忘了,都怪這猴兒酒確實好喝極了。你等著,老師現在就去幫你兌換功法。」

說着她從窗口跳了出去,瞬息即逝。

僅僅一盞茶的功夫,路小佳再次出現在客廳內,將一枚玉簡丟給陳玄:「拿去吧,別打擾老師喝酒了。」

「老師,你少喝點,不然等會又要睡地板了。」

陳玄叮囑了一句,便喜滋滋的查看起手中的玉簡來,這枚玉簡可是三千學分兌換來的,極其珍貴。

他將手中的玉簡貼在腦門上,意念進入其中細細參悟。

他之前已經有了木系和金系的功法,這次路小佳幫他兌換的是一本《癸水化氣訣》,五行化氣訣中的凝練水系元力的功法,是玄級上品的高階功法。

水系功法,他目前只會一個不入流的水球術。

他回到房中,仔細的參悟著,兩個小時后,他欣喜的站了起來,這門功法他已經參悟明白,基本入門,現在他掌握了《庚金化氣訣》和《癸水化氣訣》,可以在靈地修鍊六天。

稍微收拾了一下,跟文逍兒和錢尋等人說了一聲,省的她們找不到自己會擔心,而後陳玄又來到客廳跟路小佳請假,那知道此時的路小佳已經倒在窗口下方的地板上。

或許是最近十來天都是一個人住在陳玄家中,她的穿着較為隨意,身上只穿了一身合體的棉布修身長褲和短袖,腳上套著一雙白色拖鞋,頗有些居家大姐姐的感覺。

只是此時,毫無意識的她很不雅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在冷冰的地板上,她修長勻稱的好身材似乎因為太冷而蜷縮起來,拖鞋被甩到一邊,兩隻白嫩纖細的腳丫伸在外面,清秀絕俗的臉蛋輕輕皺起,粉唇輕咬。

陳玄犯了難,以前的經歷歷歷在目他不敢輕舉妄動,可又不忍心路小佳這麼挨凍。

想了想,他還是拍了張路小佳此時的照片,發給路小佳,又寫到:「我建議,老師以後感覺到自己快喝醉的時候,趕緊回床上去喝。」

隨即他輕輕的托著路小佳的粉背和腿彎,將她抱了起來,送往卧室。

路小佳是難得的大美女,又是二十三四歲正是女孩子身體發育最完全的時候,陳玄將她托在懷中,見她漂亮的臉蛋浮起幾絲紅暈,彷彿是因為從冰冷的地面進入了溫暖的懷抱,她白皙的秀眉也舒展開來。

抱着毫無意識的大美女,一股香噴噴女孩體味飄入鼻內,陳玄免不了心猿意馬,荷爾蒙悄悄上升,他快走幾步,將路小佳輕輕放在床上,又幫她蓋上薄被,趕緊離開。

他又寫了張請假六天的請假條,丟在客廳小桌上,隨即,回到自己房間,打開夢輕輕給他的傳送陣,進入獨屬自己的靈地,開始進行為期六天的修鍊。

7017k 「咳咳!大家稍安勿躁!」

「時逢南域聖會,各國天驕匯聚與聖都,閣主特意請來南城姑娘為天石閣造勢,為各國天驕提供機緣的同時,天石閣也能小賺一筆。」

「所以……這十塊都是一萬極品靈石起拍,另外……開出的寶貝天石閣要收取百分之十的費用,若是在天石閣交易的話便只收取百分之五的費用。」

主持人不急不慢的解釋著這次拍賣會的規矩。

聞言,質疑聲慢慢消退,若是收取這麼高的手續費,不管怎麼算,天石閣都不會虧,如此便打消了眾人心中的疑慮。

而且只是確定其中有寶貝而已,至於寶貝的價值還真不好說,賭石本就是玄之又玄,哪怕是鑒寶師也唯有二品之上才能精確地找到那種奇珍異寶。

「諸位是否還有疑問?」

主持人笑吟吟的看着眾人,神色溫和的問道。

見眾人沒有說話,主持人取出一柄金色的小鎚子,輕輕地敲打着面前的金鐘。

「叮鈴鈴……」

剎那間,清脆的鐘聲響徹天石閣,拍賣會正式開始。

「第一塊石頭,乃是從聖都戰場開掘,品相優美,外有寶光,起拍價兩萬上品靈石。」

抬手間,一塊體表綻放着絲絲寶光的石頭出現在高台上,看上去異常的祥瑞,異常不凡。

「這次天石閣是來真的,第一塊石頭便如此不凡。」

「兩萬極品靈石,這可不便宜啊。」

「也不知道這裏面會有什麼寶貝?」

眾人都有些心動,但也沒有太着急下手,他們都在觀望情況。

甚至有不少人的目光落在江塵身上,畢竟之前有不少人都看到江塵的手段,所以江塵的名聲倒是傳播的很快。

大家都以為他是世外高人。

「怎麼都看着我?難不成指望我帶着你們?」

江塵蒙了,他可坐着什麼事都沒有做,怎麼就吸引了這麼多目光。

「嗯?難不成這傢伙也是鑒寶師?為何我沒在他身上感受到鑒寶師特有的氣息?」

南城溫酒也感受到台下的目光都匯聚在江塵身上,不禁有些好奇。

「那人什麼來頭知道么?」

她只認識坐在江塵身旁的東方夜,能讓東方夜坐在旁邊的人絕對不簡單。

「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但是他方才在外邊連續開了兩塊寶石,一塊之中蘊含上古精血,還有一塊開出了上古血丹。」

主持人通過開石人的嘴知道江塵的事迹,也是格外的關注江塵。

聞言,南城溫酒美眸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身為四品鑒寶師的她知道其中的難度,哪怕是她也無法做到江塵這種程度。

「這個色眯眯的傢伙難不成是三品鑒寶師?」

南城溫酒微微皺眉,她對江塵的印象並不是很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