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爾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悲傷了那麼一下下就緩了過來,因為他的小命還在,這是最主要的。

「!!!!」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帕爾的危險預知就被觸發了,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副畫面。

一名黑甲人發現了帕爾,二話沒說就是一支利箭。

「怎麼哪都有黑甲人?」

帕爾打開數據面板看了看,目光略過一欄欄數據,但可以使用能量點進行恢復的提示一直沒有出現。

「不會吧?神靈的詛咒這麼強力嗎?」

帕爾瞬間黑了臉,他意識到自己可能要遭,沒有死在空間裂縫之中,可能要被一個小兵補了刀。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

關掉數據面板,帕爾強忍身上的劇痛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朝著黑甲人出現的反方向走去。

「!!!!」

但還沒走兩步,帕爾的危險預知再次觸發,那邊也有黑甲人。

「情況不對!好像這些黑甲人是特意來圍殺我的。」

帕爾停下腳步,仔細觀察著腦海中的預知畫面,他發現預知畫面中的黑甲人並沒有射他要害,而是要活捉他。

「這是怎麼回事?算了,不想了,逃命要緊。」

思索不到一秒,帕爾轉身朝著預知畫面中唯一沒有出現黑甲人的方向跑去,那也是湍急的流水聲傳來的方向。

咻!

一支利箭襲來,這是帕爾行進間的動靜讓黑甲人確認了方向,所以他們看到帕爾之後舉起手中的弩箭就射。

有著危險預知的帕爾,只是微動一下身體就能躲過箭矢,然後繼續踉踉蹌蹌的逃跑。

那些黑甲人好像在顧忌著什麼,一直不敢太過靠近。

嘩啦啦……

流水聲越來越大,帕爾看到前方出現了一條閃爍著熒光的湍急河流,這是一條熒光河的支流,規模還不算小,兩岸相隔二十多米,最深處起碼有五六米。

「完了。」

帕爾心中一涼,以他目前的身體狀態根本不可能渡河,更別說他的面前還有一個黑甲人的營地。

這邊不是沒有黑甲人,而是這邊正是黑甲人的營地啊!帕爾這是自投羅網了。

……。 「就算我有意想幫助你們順利完成實驗,但也是無處可施啊,還望您多多去勸說下李博士才是呀。」

姜汪不想自己被套路,就裝作有心無力地反向勸導一波。

丘醫生聽后明顯有些意外,因為這與他在李博士得知的信息不同。

明明李博士說的是,姜汪沒想着玩幫他們完成實驗了,這才要求動用到下毒的啊?!

姜汪見他不語又繼續嘆聲道:「丘醫生,你得想想,現在被李博士拿去做實驗的人,可都是跟着我一塊進來的人。而我,又怎麼會捨得讓他們一個個去變成失敗的試驗品呢?」

以身換位,代入思量,這才是最好勸說他人的方式。

丘醫生經過思索一番,覺得說的在理,於是點頭應道:「是這樣子不錯了,你在這休息會,我先去給熬個湯藥喝。」

姜汪原想着他會說要去勸說李博士了呢,結果後面卻來那麼突轉的一句。

他失防地笑了一下,用手遮掩地回道:「好啊~那就有勞丘醫生你了。」

丘醫生淡然開口:「不用,我這都已然成習慣了,眼下得要抓緊把你身體養好才是。」

「好。」

姜汪坐在床邊輕應了一聲,而後目光就盯着旁邊那個昏睡着的男人了。

他越看着這張臉越感覺熟悉,隱約中在哪見過?

冥想間,他抬起手扶住自己有些想的發痛的額頭,不經意間擋住了那男人的上半邊臉。

在他那個角度望去,很快勾起了腦海中的記憶——「林霄」!!!

姜汪的瞳孔頓時放大,臉色驚變,面前這人居然能是他「林霄」!

自疑道,看着他心口處的包紮,這心都中彈還能活着的嗎?

他要是就這樣順利被丘醫生救活了,那自己坐收漁利的計劃不就落空了,唐欣悅就白死了嗎!

提到唐欣悅的死,他心裏滿是愧疚和自責,只是當下卻還不是表露哀傷的時刻,只能先掩藏在心底了。

姜汪暗自在心中決定,自己得想辦法讓「林霄」死在這裏才行。

這時,他聽着藥瓶的碰響聲,抬頭看去,靈光乍現。

讓忙着救人的人親手了結再是合適不過了,這樣不僅可以推卸責任,還能不被懷疑到頭上來。

他憑着姣好的視力,尋找分類著台架子上擺放的藥物用途。

上面的葯基本都寫有具體藥名,有些他不懂葯的用途,只一心想找到那份毒藥!

可惜的是,一番窺查下來,他也沒找見任何一種帶有毒性的葯。

如此看來,下毒是不可行了,那麼應該用什麼方式才能讓這「林霄」死於非命呢。

姜汪獨自思量無果,卻無人跟他商討一丁點的對策,只得暗自一人承受了。

過五分鐘后,丘醫生端著一碗棕黑色的葯走來,他伸手接過就仰頭喝下了。

這葯湯苦味甚重,悶聲一口喝完的他,鼻子嘴巴喉嚨胃裏都充斥極濃的苦澀。

他大口吐了一氣,推說道:「丘醫生,你這熬的葯也太苦了些吧,……下回能不能放點糖進去啊?喝了,我這會直想吐啊!」

苦味一直在不斷翻湧,他話說的斷節,只得用手捂嘴忍着。

丘醫生搖搖頭,如實回道:「不行啊,這常言說的好,良藥苦口利於病。若是在熬藥時放入糖,不單會破壞了藥理,還不利於你身體恢復健康啊。」

姜汪只覺得這些話無語,什麼糖會破壞藥理啊,葯苦到難以吞服的情況下,又怎麼能發揮藥理作用呢!

還好他平時吃的苦不少,這點葯苦還能接受,若不然的話怕真難大了。

他忍苦請求道:「丘醫生,你能不能端來杯水給我,漱漱口啊?這嘴裏發苦話都說不直溜了。」

丘醫生見他吱唔著沒能說清楚幾個字,於是就同意地去端來一杯水。

姜汪快速接過喝入口,咕嚕忙漱了漱,等他想吐出時卻發現沒有吐的容器?

他一臉茫然地看向丘醫生,怎麼還不讓吐的嗎?

丘醫生沒理解地同樣望着他,疑問道:「怎麼了?不漱口這樣看我做什麼?」

姜汪眉頭緊皺,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裝看不懂的,還是怎麼,就鼓起嘴巴還用手去指了指。

丘醫生見後點頭回應,「嗯!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漱口嘛,水不是已經給你拿過來了。」

姜汪不由翻了個白眼,自己來迴轉頭去尋找能吐水的東西,瞥見后就下床走了過去吐出。

他又抓着多漱了幾回,直到水杯的水被耗盡,這才滿足。

他直起身子,輕鬆呼氣道:「這會可算是好多了,不然的話我都得被苦死了。丘醫生啊,下回可別再熬那麼苦的葯給我喝了,換個甜些的。」

丘醫生聽后冷笑,怪聲道:「還甜些呢,你當我這是菜市場嗎,能任你挑選啊!」

姜汪見他當真了,忙開口解釋道:「不不,您別生氣啊,我就是開個玩笑話而已。下回這葯繼續熬上,只要是你遞來的,不管多苦我都一樣幹了。」

丘醫生輕呵著開口:「你這樣看來,倒是很會說話,哄人開心啊。」

「這哪能是哄人呢,我說的可都是肺腑之言,真心實話啊。」

姜汪嘻笑兩聲,回到床上繼續坐着,裝出乖巧的樣子。

丘醫生沒再多商討這個話題,而是低聲說道:「你就在這好好躺着,我先讓他們進來照看你,可不許再亂動了。」

「您這是要出門嗎?去哪裏啊?」

「我去給你勸說李博士啊,讓實驗早些完成,你我都好放心了。」

丘醫生倒沒隱瞞的,如實告知,說完就轉身走了。

姜汪微笑看着他離開,見房門被打開,自己陷入了監視範圍之內。

只得乖覺地躺在床上了,側身盯着昏睡的「林霄」,抓緊地想出一個了結的方式才好。

可惜他的行動一直有人監看,他想做些什麼小動作都被盯緊,更別說要無形中結果了「林霄」了。

久想不出的他,低喊道:「來人啊,我要去上個廁所,快來扶我過去。」

話音還未落,兩名男子就已經來到跟前,扶着他走向了廁所。

。 張綉沒想其他,便是答應下來:「好,子龍,那汝去吧,切記一定要小心,對方一個女子之身,既然敢出戰,怕是有所準備。」

「張綉師兄,放心吧!」

趙雲一邊答應著,一邊手持銀槍沖入戰場。

張琪瑛見到他衝殺上來,手持紅纓槍質問道;「汝是何人?快快報上名來。」

「我乃常山趙子龍是也!」

趙雲報上自己名號,便跟張琪瑛廝殺在一塊兒了。

倆人大戰在一塊兒,戰了數百個回合,硬是也沒有分出勝負來的。

「子龍師弟,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小妮子而已,汝如何就對付不了了呢?」

張綉說著,便要手持長槍去援助。

「呵呵,將軍以多欺少對付我侄女,是不是太欺負人了點兒?」

張衛攔截住張綉,他見趙雲一直跟張琪瑛大戰不下,還以為對方就這點兒本事呢,便不以為意要跟張綉交戰。

「找死!」

見張衛攔截在本身跟前,張綉十分惱火,手中長槍立馬就向著張衛招呼過去。

可想而知,張衛如何能是張綉對手,很快就被戳得身上滿是血窟窿,嘴裡更是不斷流淌出鮮血出來。

「啊!痛死我也……」

張衛慘叫著,貪生怕死的他,毫不猶豫轉身就走了。

「叔父!叔父!」

任憑張琪瑛如何叫喊,張衛還是頭也不回逃入興勢城內。

張衛逃跑,張琪瑛又如何能夠抵擋是張綉和趙雲的進攻,無奈之下,也只能夠逃回興勢城中。

黑山軍將興勢城包圍住,不過暫時並沒有攻城……

興勢城內,張琪瑛氣勢洶洶來到瑟瑟發抖的張衛跟前,便是質問道:「張衛叔叔,汝為何要做逃兵?」

張衛整個人身體抖動得不像樣子,連忙解釋道:「不怪我啊琪瑛,實在是那敵將太過厲害了,我若是不跑的話,那死得就是我啊!」

「汝……」張琪瑛恨鐵不成鋼看著這個窩囊廢叔叔,心中也是也多無奈就有多無奈,「哎,既然明面上打不是人家對手,那我們接下來也只能夠堅守城池了。」

然而,張衛還是憂心忡忡道;「堅守城池?這能行嗎?琪瑛啊,恕我直言,那仲氏大軍實在是太強大了,咱們真的是根本一點兒勝算都沒有啊,依叔父之見,咱們……不如還是投降吧!」

投降?

張琪瑛難以置信看著張衛;「叔父,您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嘛?」

「若是投降袁軍,就相當於咱們把漢中拱手相讓了,到時候,咱們就成為了粘板上的魚肉,只能夠任人宰割了,那是汝想要的嘛?」

張衛黑著臉道;「即使那不是我想要的,可咱們確實不是人家對手啊,除了投降之外,咱們難道還有其他路可走嗎?」

「沒出息的東西!」聽聞此話,張琪瑛終於是忍無可忍,破口大罵起來了:「不堅持到最後,我們怎能夠輕易說投降?那樣的話,跟懦夫又有什麼區別嘛?我們張家人,就算是戰死,也絕對不能夠投降!」什麼意思?

楊元是說,這女人說的話,可能是真的?!

這顯然,是有些超出我的認知了。

在我看來,只有神仙才能永葆青春容顏。可眼前的女人,行事手段如此陰狠毒辣,哪裏有一點仙人的樣子。

正常人當然也不是不可能長命百歲,但要百年來,都……

《少年摸骨師》第105章駐顏方法 上午10點,東三環建外SOHO。

思語和靜嵐約好的聚會,就定在了這周日。建外SOHO離她們住的小區很近,坐地鐵不過10多分鐘就到了,但因為SOHO附近地形比較複雜,下地鐵后她倆還走了一陣子才到心萌的工作室附近。

一路上,靜嵐也開啟了「話癆」模式,一路上說了很多她和袁心萌的趣事,比如,她們曾經互相「掩護」對方去看藝術展;一起教訓那些欺負女生的男生,逃課去西單參加某個作家的新書籤售…總之,她和袁心萌的關係,比親姐妹都要好。

「姐,一會你別太緊張,我閨蜜和她爸爸都很好說話的。」快到工作室門口的時候,靜嵐還特意叮囑了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