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敵等都好解決,可唯獨關於國家內政,魔術師不敢妄言到底誰對誰錯。

可他知道,一旦自己決定插手,就註定會在矮人國中掀起軒然大波。

站隊很重要。

「請容許余再提一個問題。」

這是魔術師真正難以下定決心的關鍵。

「鍛族口中所說的【王權】,到底是什麼?」

王權!

提到這兩個字時,圭統面色瞬間變得烏沉。

這是繼位十多年來,王最忌諱的話題。

因為在推崇初王的同時,他卻打破初王規定,在沒得到王權的情況下擅自繼位。

「如果換做是任何一位矮人或亞人,敢在孤面前大膽地提出這個問題,現在早就是一具屍體了。」

矮人王直言不諱,在心中跳動起憤怒火焰同時,似是打消某個念頭。

這位國君死死地凝視着魔術師,相持十多個呼吸時間后,這才微微舒展眉頭。

「關於這件事,孤只能告訴你,王權乃是從初王時就流傳下來的力量,能夠幫助歷代國王登上王位。」

說到一半,圭統指了指自己:「但,孤卻和初王一樣,根本不需要王權,就可憑藉實力登上這位置!」

這種解釋和沒解釋有什麼區別?

魔術師早就猜到王權很可能就是魔法道具,與新王所說力量,是差不多一個意思。

他真正想知道的,是這力量到底會以何種形式呈現出來。

新王很明顯被這問題打消了所有繼續談下去的興緻。

還不等人類想好如何進行下一步溝通,就下達逐客令。

「今日比武讓孤打得很痛快,至於孤給出的條件和合作,希望你回去后仔細考慮考慮。征討因摩斯隊伍在一個禮拜后出發,若是你選擇加入這討伐隊、並且成功討伐因摩斯,孤會考慮為你打造把星鑽武器。」

果然王權就是圭統的逆鱗。

魔術師知道今天是談不下去了,於是起身告辭。

在使者進來后,看到王有些憤懣表情,嗔怪地瞪了眼魔術師,便帶着人類離開側殿。

為何連王權是何物都不知道?

矮人王坐在座位上不曾起身,默默地注視着逐漸遠去的人類背影。

是有意在激孤,或真地是孤多想了?

如果是那位大人轉世之身,絕對不可能會問出「王權是什麼」這種問題。

實力很值得肯定,但現在看來,他也許並不是孤期待出現的那人。 雖然不知道李健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從他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消息上來看,眼前這個躺在棺材裏的人似乎是一個非常了不得的大人物。

或許這就是他們此次任務所要尋找的收信人。

對於李健所說的,章小蕙並不是很在意,這個人就算是天大的人物,跟她也沒有關係,她所在意的,是自己這次的送信任務能否完成。

活下來比什麼都更重要。

「就算他是大人物,也不關我們的事,那是別人應該操心的問題,我只想知道,現在我們是不是將信丟給這個躺在棺材裏的人事情就算完了。」

問題是問到點子上了,但是在眼下的這種情況下,卻沒人能給出回答。

李健強壓下心中的震撼,定了定神道:「我也不清楚,但是總得試一試才知道。」

說完之後,他再一次掏出了那封紅色的信件。

按理來說,馭鬼者要是死了之後,體內所駕馭的厲鬼是會復甦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蘇遠躺在棺材裏,可是他自身所駕馭的厲鬼卻至今都沒有出現,屍體也沒有復甦的跡象。

這是李健所不能理解的。

但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能不出現異常就是最好的事情。

立刻。

他將一封紅色的信件直接塞到了棺材裏蘇遠的手中。

送信任務此刻算是有驚無險的完成了。

紅色的信件和蘇遠觸碰之後立刻就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詭異一幕。

信件突然就破碎了,如同突然老化,腐朽了一樣,最後什麼都沒有剩下。

嗯?

這一幕看在眼中,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紅色的信件就這樣沒了?

裏面也沒什麼東西,甚至也沒有什麼靈異的情況發生。

「這算是送信成功了么?」章小蕙看着眼前的一幕愣愣的問道。

李健遲疑了一下,隨後有些不確定的說:

「應該算吧,現在信件都消失了,按理來說應該是完成的,如果紅色的信件和普通的信也是一樣的話,總不能這也算是送信失敗吧,那樣的話鬼郵局可真是在耍我們。」

「那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另一邊,方海也從頭上取下了人偶娃娃,停止了使用厲鬼的能力,現在他的情況變得很差勁,臉色極為難看,沒有絲毫的血色,越發的像是一個死人。

這是動用了靈異力量的後遺症,可以想像出來的是,如果繼續使用鬼的能力,恐怕也是離死不遠,除非能夠駕馭第二隻鬼。

「走吧,趁現在沒有異常出現。」

李健說着,就從隨身攜帶的背包里掏出一張黑色的信紙。

這是從鬼郵局裏撿來的信紙。

這種信紙所附帶的靈異,能夠讓他們順利地通過將其燃燒的方式快速地回到鬼郵局。

嚴格上來說,這是一種屬於信使的特有福利,在關鍵的時刻,還能夠用這種方式躲避厲鬼的襲擊。

拿着這張信紙,僅僅只是觸碰,就感覺到了一股不安分的陰冷氣息徘徊在上面。

如同被厲鬼撫摸過一樣,留下了一些無法形容的痕迹。

但李健並不是第一次使用這種信紙,所以對於這種異常顯得無動於衷。

他直接把信紙搓成一根長條的樣子,捲起來的信紙猶如一根黑色的香,宛如祭奠死人一般。

這樣比較耐燒一點,畢竟信紙的使用也是具備隱患的。

假如在沒有回到郵局之前就讓信紙提前燒光了,可是會發生可怕的事情。

據說有人送完信逃跑回郵局的時候,信紙在路上燒光了,結果人直接就失蹤不見了,沒有再出現在郵局內,也沒有出現在外面。

李健可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但是詭異的一幕發生了,信紙被點燃之後,郵局的路並沒有出現。

這種詭異的情況,讓剩下的三人不由得都呆愣在了原地。

「這是什麼情況?」

「發生什麼事了?路呢?回郵局的路哪去了?」

章小蕙有些崩潰的喊到,待在這詭異的地方,給予了她極大的心理壓力,畢竟她不是馭鬼者,面對厲鬼這種恐怖而又可怕的存在天生就存在一種畏懼。

而今好不容易看到任務完成了,可以離開這種詭異的地方,但是回去的路又不見了。

天哪!

他們可是搭乘那輛載鬼的公交來到這裏的,可現在鬼公交不見蹤影,郵局的退路也沒有了,那他們要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

難道要靠雙腳硬生生走出去嗎?

別開玩笑了!

這種隨時都有厲鬼出沒的地方,能夠活過一章都算是作者法外開恩的結果。

就算是他們運氣好,能夠一直不被厲鬼襲擊,可能不能走的出去,恐怕還是兩回事。

所以在發覺了鬼郵局的退路不見了之後,章小蕙的心態有些崩潰了。

可更讓她恐怖的事情還在後頭。

因為……棺材裏蘇遠的屍體不見了。

「你們快看,棺材空了!」

「該死的!屍體呢!」

也就在他們說兩句話,一愣神的功夫,原本僵硬的躺在棺材裏的那個英俊的小男人,一眨眼的時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好像是從來都不曾躺在那裏一樣,他們方才所看到的,僅僅只是幻覺而已。

可真的會是幻覺嗎?

如果說章小蕙看錯了,那還可以理解,畢竟她只不過一個普通人。

但是連李健和方海也都一起看錯,這就不太可能了,雖然說也同樣還存在着可能性,但是李健更傾向於一種結果。

那就是蘇遠厲鬼復甦了!

所以棺材裏的屍體才不見了蹤影。

說不定……蘇遠身體里的鬼……就是被自己方才遞過去紅色的信件所喚醒的!

想到這裏,他的心中不禁閃過一抹悔意。

如果早知道蘇遠復甦之後厲鬼會如此變態,連鬼郵局準備的後路都能夠切斷,他斷然不會莽撞。

肯定要先想好後果才把信交給棺材裏的蘇遠的。

但是現在後悔也沒用,信已經給出去了,惡果還得自己承擔,當務之急是乘着厲鬼還沒有發動襲擊,趕緊離開這裏才對。

想到這裏,他不禁對着剩下的兩人吼道:

「月票和訂閱快給我!」

(ps:咦嘻嘻嘻,開玩笑的)

7017k 泡沫

絕美的泡沫,

是歲月的鬼火,

正如從容地錯過,

好不難過。——題記

我為你做了泡沫,

一捏就擊破,

好似蝴蝶的翼,

風稍大就折落。

是否是天涯有淚不輕易吹過,

痴郎有夢都容易化作泡沫,

才會使愛情染上化學的美沫,

最終成為了碎沫。

是否是圓月有缺不輕易見過,

才會使我看着你的薄紗默默,

妖嬈的輪廓,

擠滿了曾經失去的被迫。

美美的詩篇為你而活,

涼涼的酒水因你熱火,

可你失去了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