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在這樣一個山洞裏的房間,是誰在裏面,將他們救了,眾人扭頭,就看見,一個虎頭虎腦的小屁孩,正咧著嘴巴朝着他們笑的歡快。

彭若若彭建明驚訝的看着他,竟然是他們都認識的人錢寶寶,知道這個傢伙的父母就是被他們策反了的錢德旺及冼曉玉。

彭若若衝上前去,一把擰住他的耳朵,獰笑道:「死兔崽子,你竟然在這裏,你知道你們的頭兒在那吧,趕緊帶路。」

錢寶寶捂著耳朵嗷嗷直叫:「疼疼疼,快鬆開,你這個惡婆娘,等我回去,一定要把常喜弄走,你這樣,是壞榜樣,會帶壞她。」

彭若若跳腳:「你說誰是惡婆娘?我告訴你,以後我就是要叫我家的小常喜教成一個惡丫頭,免得你們這些壞小子光欺負她,哼!」

「臭婆娘!」錢寶寶大怒,跳着腳就想要踹她。

看着他着急的樣子,彭若若充滿惡意的說:「我覺得葉子義那傢伙就比你強,就是要選女婿,我我也選他,不是你。」

「啊啊啊,你這個壞女人,賊婆子!」錢寶寶對着彭若若一陣張牙舞爪,猛的雙腳懸空。

彭建明的聲音從他後面傳來,陰側側的:「小崽子,你罵誰是賊婆子?就你這樣的,想娶我女兒沒門。」

「岳丈大人!」錢寶寶脫口而出。

他話音剛落,就聽見啪的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還有彭建明的怒吼:「小王八糕子,誰是你岳丈大人,我老婆不承認你,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和我當一家人。」

錢寶寶「哇」的一聲,嚎啕大哭。

在場的大傢伙兒,全都目瞪口呆。

彭若若忍着撫額的衝動,看着自家男人,擠擠眼睛:「我還想讓他帶路,你這樣,咱還怎麼弄?」

彭建明黑著臉,牙齒咬得咯咯響,說:「這小兔崽子敢肖想我女兒。」

他一邊說,一邊拎着錢寶寶在手上,讓他和自己平視,冷聲說:「你只管繼續哭,像你這樣的男孩子,我女兒肯定不喜歡,她喜歡能夠讓她有安全感的,而不是一個哭包。」

「呃,呃,嗝兒……」聽了彭建明的話,收住哭聲收的太急,還打了一個哭嗝,睜著一雙滿是淚水的眼晴,期期艾艾的看着,鼻涕流得老長,他還一下子吸了進去。

這他媽太噁心了,就這樣的,自己就算是有女兒,也堅決不會嫁給他,彭若若看着錢寶寶,簡直不忍直視,噁心的快要吐出來,她哆嗦著指著錢寶寶說:「我的女兒要是嫁給你,我就跟她斷絕關係,尼瑪,能不能不要這麼噁心人?」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多年以後,竟然會自打嘴巴子,小常喜沒有嫁給錢寶寶,反而是她自己生的,被硬是要和彭若若的女兒死瞌的錢寶寶,到底是讓他也成了自己的女婿。

錢寶寶快速舉手抹掉自己的眼淚,說:「我可以給你們帶路,去找一號實驗室,那裏面應該有你們想要的東西。」

。 在衛易回到蒼靈城,素告訴他將會出手,替老池煉製一次丹藥的時候,衛易就已經跟老池事先說過這件事。

當然,事情本身,肯定是要經過一些加工的。衛易總不能說,是他要給老池煉製靈階丹藥吧?一個鍊氣期七重天,去煉製靈階丹藥?這也未免太過驚世駭俗了些。先不說老池願不願意,將他接下來這輩子的希望,全都賭到衛易身上。就算相信,衛易接下來又該如何解決自己師承的問題?

所以,衛易只能編了一個故事,說自己認識一名煉丹師。那名煉丹師性子孤僻,不喜歡見外人,但衛易懇求那名煉丹師以後,那名煉丹師表示,可以幫老池煉製紫氣凝璇丹。

紫氣凝璇丹,市面上能見到的輔助凝璇丹藥里,最好的一種。可以幫修者在凝璇期間,增加四成的成功率。

老池知道這件事以後,自然是喜出望外。

原本老池的打算,是去城裏的那些拍賣會或者丹藥店,看能不能遇上適合輔助凝璇的丹藥。他原本倒是也想過,直接在狩妖樓換取此類丹藥。可惜換了功法之後,老池靈錢還剩下了不少,軍功卻已經消耗殆盡。而在市面上,這種輔助凝璇的丹藥,本來就很稀少。能夠直接將成功率增加四成的,更是有錢都買不到。

沒想到,一回到蒼靈城,衛易就給了他這麼大一個驚喜。

衛易將所需靈草列成一份清單,告訴老池要準備三份,這也是請一位煉丹師出手,幫忙煉製靈階丹藥的正常規矩。靈階丹藥與法階丹藥不同,哪怕是真正的煉丹師,煉製靈階丹藥的成功率也普遍偏低。所以請煉丹師出手,往往要準備至少三份藥草,個別貪婪一點的,要開口要四份五份也很正常。而用這些靈草煉製完丹藥后,如果有剩餘,靈草就歸煉丹師所有。如果全部煉廢了,那就需要煉丹師自行賠償,反正需要提供一枚成品丹藥。

除此之外,衛易又在其中加上了十株養神草,三百下品靈晶,算是請這位煉丹師出手煉丹的費用。

這個價格,絕對不算高,甚至已經算極低了。

「小衛,這位煉丹師,跟你到底是什麼關係啊?」老池將早已準備好的靈草和靈晶交給衛易,然後一臉匪夷所思的八卦樣子。

「這些靈草,加上這些靈晶,全部加在一起,估計也就只能達到市面上融靈丹價格的六成。這位煉丹師對你也太夠意思了吧?」

老池的問題,讓衛易在心底里一陣吐槽。

看來自己還真應該做一回奸商,好好從這傢伙身上賺一筆才對。

衛易當然知道,這個價格是有些偏低了。素原本建議他提高一些報價,至少要和市價相當。不過衛易覺得實在太過暴利,也就在原有的基礎上打了個折。

「那位……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我的半個師傅吧?不過這次是我第一次求師傅幫忙煉丹,下一次可就沒這待遇了啊!」

衛易表情古怪,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解釋,只能繼續把謊話編下去。

「我的天啊!你居然還有一位煉丹師做師傅?怎麼以前沒說過?」

衛易隨口一說的謊話,卻讓老池無比驚喜起來。

「那豈不是說,咱們小隊其他幾人突破的時候,也能直接弄到這種輔助丹藥?這可太好了!只要努努力,說不定咱們所有人,都能成為化靈期修士啊!」

……

好不容易和異常驚喜的老池分開,衛易又去街上,隨便找了家規模稍大的靈草店,買了一些用於煉製補充靈力丹藥的靈草,然後沒有返回道場,而是去了另一個地方。

青焱煉丹坊。

衛易之前煉丹,使用的都是玉山道場內的煉丹房。不過玉山道場內,只有一品二品這兩種煉丹房,煉製普通的法階丹藥還可以,一些法階上品丹藥,也勉強湊合。但要是煉製靈階丹藥,那可就遠遠不夠了。

煉製靈階丹藥,至少也得需要四品煉丹房才可以。

相比之下,青焱煉丹坊則不同。其背後的青焱派,是蒼靈府內最大的煉丹門派之一,門內如今有兩位準煉丹大師,在府內口碑極好。而門派位於蒼靈城內的煉丹坊,更是提供最高五品煉丹房,廣受許多煉丹修者的喜愛。

衛易能明顯感覺到,當自己提出要租用一間四品煉丹房時,煉丹坊管事修者的那種詫異。

這倒不奇怪,衛易長這麼大,還沒聽說過有哪位煉丹師,是在鍊氣期七重天,就能煉製出靈階丹藥的。就算幾個以煉丹聞名的大門派中,最具天分的弟子。如果能在鍊氣期圓滿的時候,煉製出靈階丹藥,都會被人視若怪才,得到門派的傾力培養。

「吃草吧,小子。」

素語氣滿是戲謔,衛易卻一臉的不情不願。

「前輩,咱就不能把這玩意兒煉製成丹藥嗎?直接吃草……總覺得有點怪啊?」

「那沒辦法,老娘只有煉化了這十株養神草,才能恢復到可以煉製靈階丹藥的程度。現在嘛,還做不到那一步。」

衛易無奈的取出所有養神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素好像是在有意調侃自己。

養神草入口,又是那種酸澀異常的感覺,衛易強忍着才咽了下去。

「哦,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等到衛易吃下養神草,將所有的養神草都咽了下去以後,素突然說道。

「養神草這種東西吧,培養的時候很是特殊,需要四品以上木土雙屬性妖獸的糞便。你剛才付下的那幾株養神草,剛才老娘好像看見,有一株上面沒弄乾凈啊?」

「哦!」

衛易頓時一翻白眼,跑到旁邊去一陣乾嘔,卻什麼都吐不出來了。

識海當中,頓時傳來一陣歡快的笑聲。

良久之後,衛易已經臉色發白,識海中的笑聲也漸漸停了下來。

「行了小子,不跟你開玩笑了,準備開始煉丹吧。這十株養神草,老娘已經煉化的差不多了。」

素的回答,讓衛易翻了個白眼。

「先把那三個法階火閥打開,老娘先給你煉製一些補充靈力的丹藥。這次煉製融靈丹,至少需要兩個時辰,對靈力的消耗極大。以你自身的靈力來算,估計要全部耗盡五次才行。」

衛易再次咋舌。

全身靈力耗光五次,那得消耗多少靈力?難怪鍊氣期修者很難煉製出靈階丹藥,就這個消耗,化靈期以下,根本沒誰能承受的了啊?

按照素的吩咐,衛易將煉丹爐下面的兩個火閥打開。

青焱煉丹坊,每個煉丹房內,都有這種特製的火閥。不同的火閥和數量,對應的火焰品階也不同。像衛易租用的這件,最高就可以達到四品。而四品煉丹房內的丹爐,品階則必然達到靈階下品。

四品煉丹房,每租用一個時辰,就需要足足兩千靈錢,也就是兩顆靈晶。這價格,放在過去衛易絕對想都不敢想。

「這是你第一次使用靈器,小子,好好感受一下吧!」

火閥打開后,衛易重新坐到煉丹爐前。這個時候,素已經接管了他的身體。

果然!

素這邊才剛開始動手,如同之前一樣,所有的動作都無比熟稔,如行雲流水般。但是這一次,開始操控丹爐的瞬間,衛易就察覺到了不同。

靈階下品的丹爐,果然非同一般。

衛易之前煉製最高品階的丹藥,就是七香丸,品階也只有法階中品。當時他操控的丹爐,是法階中品。至於法階上品的丹爐,衛易從來沒用過,自然不明白是什麼樣的感覺。

不過眼下,操控靈階下品的丹爐,讓衛易有一種在搬動大山的感覺。幾乎每一個呼吸間,自身靈力都在大量流失。

和之前操控法階中品的丹爐相比,前者的靈力消耗速度,大約是後者的至少五十倍!

衛易總算明白,為什麼之前在淪陷區和妖獸戰鬥,老池每次使用完那枚靈階下品的盾牌后,都要休息好一會兒,能不用就堅決不用。他以前只是知道,使用靈階法寶消耗的靈力很多,卻不知道,竟然消耗這麼多!

而且除此之外,衛易還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剛才在操控丹爐的時候,彷彿並非在操控死物,而是在控制一個生命體。

靈階法寶,這所以用這個『靈』字來命名,指的並不是靈氣,而是指靈性!

擁有靈性的法寶!這才是靈階法寶,最大的不同!

「這才剛開始,小子,堅持的住嗎?」

大約過了接近一炷香的時間后,第一爐恢復靈力的補靈丹,終於被煉製出來。而這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內,衛易發現自己原本充足的靈力,竟然已經耗去大半。

衛易重重喘著粗氣,將剛剛煉製好的補靈丹收起來,然後直接癱倒在地上。

「小子,你要有心理準備。」

衛易正在休息,素一邊在識海當中開始提醒道:「接下來,老娘會煉製六爐補靈丹,每次煉完你都可以休息一下,也適應一下靈階法寶的特殊性。看你的狀態,應該也無法一口氣煉製完所有丹藥。今天先將這六爐補靈丹煉製完就行,剩下的明天再煉……」

「不!」

衛易咬着牙,從地上爬了起來。

「一口氣煉完,我撐得住!我可不想明天再挨一次這樣的過程!」

。 傍晚時分,李方酒喝的少一些,所以已經醒了,正陪着諾諾在葡萄藤下聊天,浩浩則在逗弄水缸里的大甲魚。

這幾次李方發放光點的時候都沒有給它,實在是因為它太大了,如果在漲,這水缸都裝不下了。李方準備等把它放到民宿的水池裏面后在繼續給它光點,至於能長到多大,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李方和諾諾正聊著天呢,浩浩突然大喊了起來:「方叔叔,快看上面,快看上面!」

「怎麼了,上面有什麼?」李方奇怪的問道,走出葡萄藤往天上看去。

因為太陽的原因,李方看見天上有一隻鳥在上面盤旋,爪子上還抓着什麼。還想仔細辨認一下,就見它降落到了院子裏。

李方這才看出來,這是霸王回來了。

「方叔叔,這就是霸王吧,終於見到它了,它現在已經會捕獵了嗎?」浩浩見到霸王,在一邊激動的說道,想要往前走,但是有怕霸王啄他,畏畏縮縮的不敢靠近。

「恩,它就是霸王。我也沒想到它竟然已經會捕獵了,第一次見它帶東西回來。」

霸王昂頭挺胸的站在地上,鋒利的爪子下還抓着一直灰色的兔子。這隻灰兔子還沒有死掉,雙腿一蹬一蹬的,想要掙脫霸王的爪子逃跑。

李方記得以前看紀錄片,好像說鷹類抓到獵物后,會飛上高空把獵物摔下來摔死,然後才帶回巢裏面。

只是沒想到霸王會把活的兔子直接給帶回來,可能還沒學會吧。

李方上前摸了摸霸王的頭,稱讚道:「霸王好樣的,都能自己捕獵了,還能想着帶回家,真厲害。」

霸王得到李方的稱讚,也是高興不已,先是昂着頭得意洋洋的,然後又用腦袋蹭這李方的手,表現的十分的親昵。

「來,把兔子給我吧,我拿去處理了。」李方抓住兔子的兩隻耳朵以後,才叫霸王鬆開爪子。

霸王也是聽話,把爪子給鬆開了,扇著翅膀飛到了一邊。

「方叔叔,你要把這隻兔子吃掉嗎?」浩浩等霸王飛到一邊后,才走到李方身邊。

「是啊,把它殺了晚上吃烤兔好不好。」

「不好,你別殺它了吧。之前你送我的兔子我當做生日禮物送給我們班的同學了,你把這隻兔子送給我吧。」

「你想要啊,那這樣,你以後叫我姑父,我就把它給你,好不好。」李方見浩浩喜歡,忍不住想逗逗他。

「姑父是什麼啊,我為什麼要叫你姑父啊。」

「姑父呢,就是你姑姑的老公,以後和你姑姑一起生活的人。」

「那就是說,你要和我搶姑姑是嗎。那我不要兔子了,我要我姑姑。」浩浩一聽李方要和他搶姑姑,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

「行了,你別逗他了。浩浩,方叔叔去找個繩子把兔子的腿綁起來了再給你好不好。」

「好,謝謝方叔叔。」

「我那裏逗他了,說的實話而已,你爸媽都同意了,你還想反悔不成。」

「他們同意了,我可還沒同意呢,連個儀式都沒有,你就想把我帶回家,門都沒有。」

「你想要什麼樣的儀式啊,你和我說說。」

「儀式當然要你自己想了,我說了算怎麼一回事。好了,快去找繩子把兔子的腳綁起來,你沒看浩浩都等着急了嗎。」

「好,知道了。」

李方把兔子綁好給了浩浩,又從魚箱裏面拿了一條魚,餵給霸王。把人家辛苦抓到的獵物都拿走了,總要補償點什麼給人家吧。

晚上吃飯的時候,大家聽浩浩說起這件事,也是驚奇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