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奚淺。

奚淺是她一見如故的朋友,更是領她進門的師傅,還是她血脈上的姐姐。

她喜歡奚淺,她想要這個姐姐。

雪驚鴻閉關之後,奚淺就閑了下來,她去看了一下自己的徒弟。

上官昔音已經憑藉自己的實力,從外門進入到了內門。

哪怕目前還是內門最低級的底子,但也足以證明她的拚命。

「音音!」奚淺在她的房間等她,沒一會兒上官昔音就回來了。

她看到奚淺特別的激動,「師尊,我們好久沒見了,我想你。」

兩人如果不看骨齡的話,就是差不多的。

但上官昔音在奚淺的面前,永遠都是小孩子的樣子。

不過,奚淺是她的師尊,她想撒嬌就撒嬌。

「我這不是來了嗎?怎麼樣嘛,覺得。」奚淺拍了拍她的頭問道。

上官昔音從奚淺的懷裡起來,「我挺好的,你看我現在的實力,我都能進內門了。」

上官昔音已經是元嬰後期的修為,她現在是內門弟子中修為最低的。

但是,她真實的實力,卻是能對上化神初期的。

她是天火靈根,又有異火,實力強悍是正常的。

月神族的內門,修為必須要達到化神期,才有進去的可能,上官昔音是這個例外。

完全是因為她的天賦和實力。

奚淺捏了一把上官昔音的臉,「我替你驕傲,特別厲害。」

能得到奚淺的誇獎,對上官昔音來說,就是最大的肯定。

她忍不住露出了驕傲的表情。

師徒兩個又閑話了一下,然後奚淺就開始指導上官昔音修鍊。

給她解決她修鍊時候遇到的問題。

三天後,時間差不多,奚淺看著上官昔音,「音音,你是不是這麼多年了,都沒和你哥見過?」

這兩兄妹,肯定是都在拚命修鍊,恐怕見面的時間都沒有。

兩人心裡都裝著仇恨。

不過,只要她們化神,就可以去報仇了。

下界之人的修為,都不可能超過化神期的。

提到大哥,上官昔音的眼裡露出思念。

「都沒機會,也沒時間,不過,我們偶爾也會用傳訊符聯繫的。」

奚淺點頭,「你想不想去看一看他?我帶你去。」

「想,不會耽擱你的時間嗎?師尊!」上官昔音是想去的,她都幾十年沒有見過大哥了。

確實挺想的。

「不會,我反正也有時間。」奚淺笑著說道。

「那我去,我想大哥。」

「行,如果你沒其他的事情的話,明天就走?」

「我沒其他的事情。」上官昔音說道。

她在月神族,也是有幾個交好的朋友的,他們都去做任務了,也沒在,給他們傳訊說一聲就可以了。

說走就走,第二天給千山月和明之淵打了一聲招呼后,奚淺就帶著上官昔音離開了。

這一次,是上官昔音第一次離開月神族的地界。

以前做任務都是在月神族得勢力範圍,月神族的弟子,只有修為達到化身期之後,才能出月神州。

但因為有奚淺帶著,上官昔音也可以離開。

。 浮光和冷星海逛街逛了一整天,完全是招搖過市,從遇到他就沒離開過,這京城的流言再次來了一個大反轉。

不過這其中居然有很多人推崇浮光去養面首,實在是,太神奇了。

和浮光分開的冷星海摸摸後腦勺,他問身後的小廝,「光盛不是說讓我幫她忙嗎?怎麼沒說?」

小廝也是搖搖頭,「或許光盛公主忘記說了呢?」

冷星海點點頭,「有可能,我們先回去,天色也不早了。」

秦鈺王府,蘇一把京城的流言告訴給蘇鈺,蘇鈺聽到這個消息微微蹙眉,他說道:「冷星海?什麼人?」

蘇一說道:「是二少夫人的親弟弟。」

「那他怎麼會和光盛認識?那人怎麼樣?」

蘇一聞言,下意識說道:「自然是比不上王爺。」

蘇鈺沒有太多的門第之見,可光盛畢竟是尊貴的公主,如果門第不夠,那必須要十分優秀。

「比蘇景呢?」蘇鈺覺得配得上的浮光的那至少要有蘇景那樣的水平。

蘇一搖搖頭,「比不上二公子。」

開玩笑,二公子雖然弔兒郎當的,可那也是京城青年才俊中的佼佼者,有幾個比得上二公子?

「那還說什麼?這人不合格。」

蘇一有些為難,他說道:「王爺,人生不過短短几十年,這世界上怨偶太多太多,能得一心人太難太難,既然光盛公主不介意王爺的年齡,王爺又何必扭扭捏捏的?」

蘇鈺犀利的目光落在蘇一身上,蘇一立即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他居然說王爺扭扭捏捏。

蘇一立即跪在地上求饒。

「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退下。」

蘇一起身退下,出門之後抽了自己兩嘴巴子,蘇二看他就跟看傻子似的,這個世界上有人自己打自己嗎?或許以前沒有,但是現在有了。

「你要是腦子不好,我去給你找大夫治治,你不要放棄治療。」

蘇一看向蘇二沒好氣的說:「閉嘴吧你。」

再說浮光回到光盛殿,這春風立即迎了上來,浮光不喜歡旁人近身,所以春風只是讓人打好水,然後恭敬的對浮光說:「殿下,秦鈺王身邊的蘇一侍衛抱了一大包畫像過來。」

浮光聞言,頓住腳步,繼而她擺擺手,說道:「抱進來,再拿個火盆進來。」

春風性子沉穩,所以不會多問,只是去辦事。

真的是一大包畫像,浮光躺在軟榻上,身上就穿著素白的中衣,她打開一幅幅畫像,看了一眼然後搖搖頭,把畫像扔到火盆里。

半個時辰過去,所有畫像全部被火苗吞噬,浮光拍拍手,說道:「以後再有畫像送來,全部送入火盆,懂嗎?」

「是,公主。」

翌日浮光依舊是出門,邀請冷星海出來玩,兩個人又是招搖過市的逛街。

中午吃飯的時候,冷星海警惕的看著浮光,他說:「光盛,我總覺得你在算計我。」

浮光挑眉,還不等她說話,冷星海就說:「你說你是不是那我當擋箭牌,氣一氣秦鈺王?」

冷星海知道浮光喜歡蘇鈺,所以不免有這樣的猜測。

「你知道的挺多。」浮光笑了一下。

冷星海卻是鬆了一口氣,他說道:「也不知道這蘇鈺怎麼想的,一個老牛吃嫩草的還不情不願,哼。」

「要我說你要不就換一個人喜歡,蘇鈺再好心不在你身上也是枉然。」

浮光不說話。

「本王和光盛公主如何,就不勞冷公子操心了。」雅間的房門被打開,蘇鈺一身黑色衣衫走進來,陰沉著臉,整個人釋放著冷氣。

這背後說人壞話被抓住,委實有點尷尬,冷星海站起身,他說道:「那,那個我還有事,你們聊,你們聊。」

說完就腳底抹油了。

然而剛剛跑到蘇鈺身邊的時候,蘇鈺伸手攔住他。

冷星海心下一緊,雖然這秦鈺王不喜歡光盛,可二人現在到底是有婚約的,他現在看起來就像極了一個姦夫,天知道他根本沒有那個心思啊!

一個男人就算不喜歡自己未婚妻,也有自己的佔有慾的好嗎?

什麼孤本有小命重要嗎?沒有,答案是沒有!

冷星海嘿嘿一笑,說道:「秦鈺王別多心,本公子和光盛公主是清清白白的,我們之間是姐妹,是姐妹!」

蘇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冷星海,然後陰沉的表情變成了同情。

冷星海:??姐妹有什麼問題嗎?光盛天天都說他們是姐妹的啊。

等等,姐妹?

姐妹?

誤會了,他是個正常男人。

「光盛已經和本王訂婚,冷公子還是注意分寸的好。」不管是還不是姐妹,都要叉出去。

冷星海忙不迭的點頭,蘇鈺鬆手之後他飛快的跑了。

浮光旁若無人的吃著午飯,就連蘇鈺坐在她面前她都是無動於衷的。

「他不行。」蘇鈺說道。

和冷星海相比,蘇鈺要成熟不少,冷星海只是一個少年,而蘇鈺是歷經沙場的戰神,也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那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浮光放下筷子,她優雅的擦拭了一下嘴唇,然後說道:「他行不行你試過?」

蘇鈺這個時候才發覺自己剛才說的話有歧義,可是她這回話也不對吧?

「姑娘家家的不要說這些話。」

浮光聳聳肩,她說:「秦鈺王來找我有事?」

「有。本王是來和你說,冷星海不行,你換一個人。」

「換誰?要不秦鈺王指一個?」

蘇鈺能指一個誰?這京城中不錯的人他都翻遍了,可實際上他一個都看不上。

他都看不上,怎麼配得上她?

「你為什麼就想嫁給本王?」蘇鈺沉默了許久才說道。

「嗯,這是個好問題,其實問題也很簡單,主要是你不願意嫁給本公主,那只有本公主嫁給你了。」

「本王是很認真的在和你說。」蘇鈺沉聲說道,他覺得浮光沒有認真回答他的問題,所以神色很難看。

浮光聳聳肩,她說:「我這不是很認真的和你說嗎?」

「你真的不介意本王比你大十三歲?」

浮光掏出一個小鏡子,懟到蘇鈺面前。

「什麼?」蘇鈺疑惑不解。

浮光說道:「你看看你的臉,你看起來像二十八歲的人嗎?」

。「見到蚩魔本尊了?感覺如何?」見到清風回來,林若凡笑問道。

「你怎知我去見蚩魔了?」清風略感詫異。

「閉關煉化了魔種,然後就去見了蕭家主,接著你們二人離開蕭家,除了去見蚩魔之外,還能去哪裡呢?」林若凡微微一笑。

清風失聲一笑,贊了一句林若凡,然後嘆了口氣道:「結果差強人意吧。」

「哦?能說說具體情況嗎?」林若凡好奇的問道。

聞言,清風略一沉吟,倒也沒有隱瞞,遂……

《天啟之一人得道》歸來之子第一百一十一章八天殿 聽到這裏,慕星染明顯感到靈珠里的女鬼情緒似乎也高漲起來了。

鬼氣四散,想要破珠而出。

慕星染皺眉,「冷靜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