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振博這人看著就眼高手低,想拉投資既不會忽悠,又放下身段。

這種人再好的項目,也很難做起來。

看著李哲離去的背影,任振博臉色有點不好看,他沒想到李哲居然這麼不給面子。

他好歹也是學生會的主席。

「我原本以為這個李哲能創業成功,眼光肯定不會太差,才把這麼好的項目拿出來跟他分享,沒想到他這麼目中無人。」

「這種人就算運氣好,一時成功,早晚也會失敗。」任振博說了一句,讓自己下台階的話。

「振博,李哲錯過了你的項目,那是他的損失。」他身旁的談琳安慰說。

她顯然是對任振博有意思。

不過,任振博是有女朋友的。

一走出體育館大門,李哲就看到外面聚集了不少女生,足有兩三百人。

見他出來了,這些女生立刻激動的圍了上來。

「學長,我特別喜歡的演的金嘆。」

「學長,你以後還會拍戲嗎?」

「學長,你給我簽個名吧!」

「學長,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

李哲被守在外面的阮靜和周超護在了中間,他安撫的對她們說:「大家別擠,一個個來,有什麼事,或要求都可以說。」

接著,他又讓阮靜、周超他倆維持秩序。

幾分鐘后,總算讓這些女生不再擠了,排好了隊,然後李哲就開始一個個的給她們簽名、合影。

只要送禮物的,他也表示了感謝,讓阮靜和周超把禮物手下。

「學長,你也給我簽個名吧!」又一個女生拿著本子和筆,走到李哲跟前。

這女生個子不高,但長得很清秀可愛,皮膚也很白皙細膩。

「好!」李哲接過了本子和筆。

「學妹,你叫什麼名字?」他態度很溫和。

「我叫劉芷。」

李哲在本子上寫下了一句祝福的話,並簽上名,然後又把本子和筆還給了女生。

女生接過本子,說了一句,「謝謝學長。」

不過,女生卻沒有立即離開。

她看了李哲一眼,突然張開胳膊抱住了他。

看到這一一幕,女生們頓時就哄鬧了起來。

叫劉芷的女生,臉紅的厲害,鬆開了李哲后,又說了一句,「謝謝學長!」

然後她就跑掉了。

看著對方慌張離去的背影,李哲笑了笑,也不介意被人佔了便宜。

他還是很寵粉的,不過僅限女生,還要漂亮的。

有了叫劉芷的女生開頭,接下不時就有女生,藉機抱他一下。

對此,只要女生長得不是太差,李哲都不拒絕。

他犧牲一下,讓她們占點便宜,就當是發粉絲福利了。

「老闆,也給我簽個名吧!」一個身材高挑性感,長相明艷的漂亮女生,走到李哲跟前。

看到徐燕妮,李哲有點意外,「你怎麼也來了?」

徐燕妮的學校市區,距離師範學院可不近。

「來看老闆你的風采啊!」徐燕妮的語氣里有點挑逗的意外。

李哲聽了,笑了笑,打量了一下她。

腰肢搖曳,嫵媚妖嬈,全然不似良家,說的就是她。

相比他第一次徐燕妮時,她更漂亮,或者說更會打扮了。

不過,也更不像良家了。

「你的本子和筆呢?」

「沒帶。」

「那怎麼簽名?」

「用這個簽。」徐燕妮說著,從手包里拿出一支口紅,擰開遞給了李哲。

然後,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簽這裡就行。」

簽這裡?

李哲的目光順她手指的地方,看了一眼。

徐燕妮穿的很清涼,小弔帶+短褲,好身材顯露無疑。

他這麼正經的人,怎麼會做當眾在女生胸口簽名這種事。

就算要做也得私下做。

「還是簽這裡吧!」

他讓徐燕妮背過身去,然後拿著口紅在小弔帶上簽名。

「簽在背後,我就看不到了。」徐燕妮有點不滿的嘟囔說。

簽完名,李哲把口紅還給了她。

徐燕妮接過口紅,也抱了抱李哲。

不過,她不只是抱,還蹭了蹭。

「這個徐燕妮真是……」

見徐燕妮這麼明目張胆的吃李哲豆腐,也排在隊伍里的陳嫻很看不過眼。

她身邊的方雯雯聽了,好笑的看了她一眼。

方雯雯看得出來,陳嫻對李哲的感情不一般,崇拜中又帶著一點愛慕。

又排了一會兒,很快就輪到她倆了。

李哲看著陳嫻、方雯雯她倆笑著問:「你倆也來看迎新晚會了。」

「嗯!」陳嫻有點靦腆的點了點頭。

她平時很活潑大方的,見到李哲卻有點放不開了。

「也要簽名?」

李哲見她倆好像也沒拿本子和筆。

難道也讓他簽在衣服上?

「學長,我能擁抱你一下嗎?」陳嫻看著他,鼓起勇氣說。

「當然可以。」李哲笑了笑說。

他這麼寵粉,對於這種小請求,怎麼會拒絕呢?

這渣男完全忘了,剛才有個長相有點一言難盡的女粉絲,也要抱他,他卻客氣的拒絕了。

傷了女生的心,直接脫粉了。

7017k 亞洲金融危機之後,李曉凡感覺1999年的世界似乎一片陽光,整個1999是他的大豐收之年。

之前幾年投資、孵化培育的項目都開始逐漸暴發。

像皮衣刀客黃世勛的NVIDIA英偉達公司,98年的年底發布NVIDIAVanta顯示晶元,成功進入商用台式電腦市場。99年元旦之後,英偉達公司成功贏取了全球主要電腦OEM廠商所有IntelPentiumⅢ的春季訂單。

1999年春節之後,英偉達公司獲得電腦遊戲者第五屆年度遊戲者大獎特別成就獎。隨後,即將發布擁有行業第一個32-bit的畫面結構的RIVATNT2晶元……

其他像豪威科技、邁拓、網訊等項目發展勢頭迅猛。

99年2月初李曉凡把舅舅和舅媽、表妹唐倩倩等一家接到新加坡,還邀請了老同學吳秀麗姐妹和林志勇等也一起,把大家請到新加坡他的大豪宅里過了一個熱熱鬧鬧的春節。

舅舅一家以及吳秀麗、林志勇等人出了樟宜國際機場,坐上李曉凡安排的專車,下車后,眾人看到李曉凡的大豪宅時候,他們驚呆了。

「我去,阿凡,好傢夥,你現在是新加坡首富了嗎?」林志勇嘆道。

李曉凡謙虛地大笑起來:「哈哈,在南洋我只能算個中產階級……」

華人春節,新加坡最熱鬧的地方在濱海灣一帶。

自1987年起,新加坡每逢春節都會舉辦「春到河畔」慶祝活動。這一標誌性活動在國民服役廣場人們熟悉的濱海灣浮動舞台舉行,這項活動已成為本地人和外地遊客慶祝農曆新年不可或缺的傳統節慶活動。

這一熱鬧的節慶活動很富有獨特中華文化氣息,從懸挂大紅燈籠到令人垂涎欲滴的中華美食,這場特別的「春到河畔」活動對於像李曉凡舅舅一家以及吳秀麗、林志勇等外來的內地遊客而言可謂是一場感官盛宴。

「春到河畔」活動現場展示了獨特巨型中國燈籠,勾勒出中國神話傳說人物,這些都是由來自大陸內地的能工巧匠現場製作,手藝精湛,令到訪的吳秀麗等中外遊客讚嘆不已。

最受他們歡迎的當然是送財添福的財神爺,代表十二生肖的12種動物自然也是人見人愛。

整個春節,在濱海灣,從娛樂活動到狂歡節遊戲,還有風格獨特的煙花表演,各種中華美食佳肴,異彩紛呈的活動讓李曉凡的舅舅他們等人感覺賓至如歸,有一種在國內過年的感覺。

那個時代,在春節裡面,最最令人期待的當然是2月15日除夕之夜的春節晚會。

眾人圍坐在在李曉凡豪宅的大客廳里一邊享用豐盛的年夜飯,一邊觀看1999年的春晚。

今年的春晚紅了一首歌,就是《常回家看看》。

這首歌是1995年車行的父親去世,車行送走父親,想起參加工作后很少回家陪伴父親,車行的心中充滿了後悔以及對父親的深深懷念,寫下了《常回家看看》這首歌。

常回家看看吧,像是家人的殷殷叮囑,質樸而平和、情真而意切、包含著對父母對兒女的關愛和惦念。

《常回家看看》既是家人對李曉凡這樣海外遊子的思念,也是在外奔忙的孩子對家人惦念。歌曲激起了李曉凡與舅舅一家強烈的情感共振和內心的真實情感,似乎唱到了他們內心深處……

蔡國慶和陳紅合唱的這首《常回家看看》,把電視機前的舅媽與李曉凡等眼睛給唱濕潤了。

在除夕夜闔家團圓的時刻,這首歌讓千萬戶春節團聚或者等待團聚的親人們產生共鳴。

讓李曉凡感覺到一家子親朋好友們能坐下來開開心心好好吃頓飯是多麼一件美好的事情!

有些精彩的春晚節目今世再看一次,李曉凡感覺依舊很經典。

像依照當下大紅大紫的央視訪談類節目《實話實說》為原型,創作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也成為了本年最好的春晚小品之一。崔永元、趙本山、宋丹丹聯手,「笑果」驚人。

今年春節,電影《泰坦尼克號》超級紅火。而在小品《老將出馬》里就有一張超大的背景:鞏漢林和金珠擺著輪船上男女主角的經典姿態,但是卻站在一輛拖拉機上!簡直是圖片惡搞的鼻祖……

……

春節過後,在港島的八英寸晶圓工廠項目即將完工進入設備安裝階段,「硅港」項目李曉凡交給了張博士與林慕秋領導的強大團隊,他們重金從全球招募了一批規劃、建設、管理和科研等方面的高端人才加快打造這個大型項目。

而李曉凡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了資本市場,當然重中之重是美國的資本市場,他要迎接這場20世紀的最後一場大牛市。

在美國的資本市場完成基本布局之後,李曉凡忙中偷閑,3月初春時分參加了由戴君玲與黃憶詩等人組織的阿特拉斯山脈野外徒步之旅。

阿特拉斯山脈位於非洲西北部,橫跨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三國,屬於阿爾卑斯山系的一部分,是非洲最廣大的褶皺斷裂山地區,呈南北向橫跨整個摩洛哥。

李曉凡他們乘坐的飛機越過這個地帶時候,從空中俯瞰,它就像一道天然的屏障,將廣袤的撒哈拉沙漠與海洋截然分開。

阿特拉斯山脈夢幻般、光突突的粉色花崗岩峰巒,勾勒出蜿蜒的峽谷和陡峭的懸崖,宛如一幅壯美的風景畫,令人嚮往。

戴君玲與黃憶詩告訴李曉凡,摩洛哥在阿特拉斯山的兩側有完全不同的氣候和植被,西側是綠洲,東側則是沙漠。

眾人抵達目的地之後,一幫人自駕從索維拉出發,大概四小時後到達了大阿特拉斯山。

遠處的托布卡爾山高四千多米,遠看巍峨聳立,甚至讓人感到畏懼,猛烈的地殼運動築起一座望而生畏的石頭堡壘。當地導遊介紹,自五十年代摩洛哥擺脫法國殖民統治獲得獨立以來,當地一個叫Glaoui的家族在山麓上建造據點,統治了大阿特拉斯山。

當李曉凡他們在當地導遊陪同之下,徒步來到大阿特拉斯山頂峰的伊姆利爾村莊,眼前的情景卻大不相同:梯田像寶石般嵌入托布卡爾山山腳下,菜園裡的蔬菜剛剛吐出嫩芽,櫻桃園和蘋果園倚傍著山間潺潺的溪流,溪水流經光滑凸起的岩石,水花四濺。

彷彿如塞外江南,一個世外桃源! 艾達躺在地上,聆聽着耳邊的寂靜。入眼是一片潔白,似雲似幻,沒有任何人在,也沒有任何可疑的聲音。

就連自己是不是真的躺在這兒,艾達都有些無法確定了。幾秒鐘前,她還身處一片墓地中,現在她卻直挺挺地躺在這裏,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她無法理解。

艾達仔細回憶著墓地發生的一切,對方的背後偷襲她意識到了,身體也及時做出了調整,她應該躲過了那道索命咒才對。

但是現在她卻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這裏,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動彈不得。

是沒有完全躲過去,被索命咒剮蹭到了?還是說,這一世終究是南柯一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