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紅天王又差點伸腿瞪眼。

「我什麼我?我給你服用的療傷丹藥,給柳飄飄服用的解毒丹,都是大風刮來的?」唐宇瞪眼道:「你不知道這世道有多難么,不這麼精打細算怎麼養老婆?」

「……」紅天王無言以對。 「滴滴答答…」

寂靜的房間回蕩著細微屏幕觸擊聲。

雖然沒開震動反饋,但在嘉神奈如同幻影般的瘋狂打字速度加持下,也依舊難免出現了細微聲響。

當然這種程度的聲音,也就僅僅只有他自己聽得見。

絕對不會吵到身旁熟睡的大傲嬌就是。

房間燈光沒有打開,灰濛濛的天空散落着昏暗光澤。

透過沒用窗帘遮住的部分玻璃窗照進來,形成一抹極其靜逸的氣氛。

時間悄然流逝…..

在源源不斷的靈感加持下。

雖然引以為傲的手速,並沒有恢復到寫異世界轉生題材的恐怖程度。

然而跟之前比起來顯然好了不止一個檔次。

尤其碼字工具用的還是手機,可以說比較之前已經有了很大程度上的改進。

就這麼…

兩個小時過去了。

盯着手機屏幕上接近一萬字數。

嘉神奈深吸口氣,一時之間即使是他都有種疲憊感覺。

輕這種東西開頭部分是最難寫的。

畢竟一篇好的開頭,會直接奠定整本書的基礎與格調。

幾乎要比後續內容多花兩倍以上精力來對待。

尤其這次寫的,還是從未接觸過的日常戀愛題材。

哪怕腦海里有源源不斷的靈感加持。

但也正是因為手速過快,反而會讓作家本人顯得更加疲倦。

不過好在…

即使如此,後續內容也總算是被全部寫了出來。

認真在內心閱讀一番剛才寫的內容。

修改掉幾個語句跟錯別字后,確定的確沒有什麼問題。

嘉神奈直接打開line戳進森川美羽的頭像,然後把剛才寫的內容發送給對方。

【神宮】:勞模美羽編輯,看看我後面內容行不行?

沒把上次修改版的開頭丟給他,是因為嘉神奈自己都沒考慮好究竟要不要用。

但這回既然已經確定,新書企劃的開篇部分不做修改,而是接着後面按照跟白川綾商討的思路寫。

那麼對於這部分後續內容,嘉神奈當然得讓編輯過目。

畢竟跟作者們不同。

因為每天都跟各種文章打交道的緣故。

編輯目光在市場把控方面,顯然要高出作者不止一個檔次。

雖然他們寫的可能還沒手下作者好。

但眼光基本都不會差,也能給作者提供最為符合市場規律的建議。

【森川美羽】:後續內容?ok!

勞模森川美羽即使處於假期果然也依舊在線。

接受完文件。

僅僅過了片刻…

line那邊立馬傳來回復。

【森川美羽】:看完了,感覺還不錯…你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把思路告訴我。

【嘉神奈】:新書企劃的開頭部分不做修改,讓主角性格跟標題形成反差,再通過後續故事慢慢讓他變成真正的戀愛達人。

嘉神奈言簡意核的做出回復。

line那端消息立馬又陷入停止中。

似乎正在結合思路,重新審閱這份新書企劃。

再度過了片刻…

森川美羽的消息繼續發送出來。

【森川美羽】: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按照這個思路…這份新書企劃的確能夠過關。

【森川美羽】:男主信彥性格無異於戀愛新人的範疇,在跟標題形成反差后自然能吸引讀者目光,然後再靠故事讓他變成戀愛達人,這樣主線構造方面也會容易。

【森川美羽】:這個想法不錯,淺羽清子跟你討論的?

啊這…

雖然直男這種東西被你替換成「戀愛新人」的確很讓我感激。

但直接這麼把答案說出來,就讓我稍微有些不太開心啊。

總感覺全部都是那個問題少女的功勞怎麼辦。

【嘉神奈】:的確如此。

嘉神奈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雖然內心的確是這麼吐槽的。

但對於白川綾的功勞他當然不會無聊到將其抹除。

幫了就是幫了,這種東西沒有隱瞞必要。

如果不是那個麻煩少女。

雖然以後也可能想到這種寫法,但絕對不會這麼快就是。

【森川美羽】:嗯…看來當初答應京子,把你們三個作家都安排到同一間社團里,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嘛。

精裝修的公寓裏。

森川美羽依舊一身家居服的坐在電腦面前。

背後的亮徹的落地窗,跟千葉這邊濛濛細雨的天氣不同。

東京都此刻正陽光明媚。

柔和的陽光呈現出光束照射在客廳里。

落在森川美羽身上,讓那件白色低v襯衫顯得有些剔透。

更是將其完美傲然的身段盡數勾勒出來。

她慢悠悠喝着咖啡,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打。

過了一會繼續在line上發送著消息。

【森川美羽】:不過雖說如此,但另外兩個作家都多少有些問題…如果可能的話,盡量幫我照顧一下她們吧。

【嘉神奈】:照顧?

嘉神奈微微一愣。

看到美羽編輯這番話,稍微有些沒能理解。

【森川美羽】:哈~現在跟你說這些的確有些為時尚早,京子那邊反正也會告誡你,的確也不需要我操心。總之這份開頭企劃沒什麼問題,可以出版。

你話只說一半,這就讓我稍微有些不安啊。

謎語人這種東西…

大概是嘉神奈這輩子最頭疼跟痛恨的事物了。

有些東西你要麼就別說,說就給我說全。

只講一半讓我自己猜到底是幾個意思啊可惡的愚蠢編輯!

【嘉神奈】:知道了…那我就先按照這個繼續往後面寫。

深吸口氣,雖然滿肚子都是槽點想吐。

但自家編輯的性格嘉神奈還是有些了解。

既然轉移話題都安排上了,那不管如何她都不會說出事情真相。

還是不要浪費時間去問她這個問題比較好。

【森川美羽】:對了順帶通知下,動畫籌備已經差不多結束了,這段時間會製作組那邊會預先製作段先行pv,到時候還有點工作需要你幫忙。

【嘉神奈】:工作?

【森川美羽】:給pv配音旁白部分。

對於這部分內容,森川美羽倒是沒隱瞞。

很直接就給出答案。

「配音旁白…」

嘀咕著這幾個字眼,嘉神奈想了想。

很快就明白森川美羽的想法。

【嘉神奈】:你是打算用原作者親自配音當噱頭,好在宣發上更進一步的增加人氣?

7017k 月十二更是誇張的抹了把額頭上的汗。

「顏姑娘,剛才那是什麼聲音,我們還以為……」

「放心吧,我只不過是炸了他的陣眼。」顏幽幽搖了搖手裏的圓形鐵球說的那叫個隨意。

咕咚!

咕咚!

月十一和月十二不由自主的同時喉嚨滾動。

這還未真正進入黑市,就這麼刺激嗎?

人家是破陣,顏姑娘竟然一勞永逸,直接把人家的陣眼炸了個稀巴爛。

「顏姑娘手裏的暗器,就是上次在薔薇山莊用過的嗎?」月十一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一雙眼睛對那個圓形鐵球充滿了迷之神往。

「暗器。」顏幽幽看了看手裏的圓形鐵球「你說炸藥啊。」

「炸藥?」月十一和月十二第一次聽說。

「容兒給它起名叫霹靂彈。」顏幽幽知道,這個世界沒有炸藥,兩方對敵,也都是冷兵器,所以,她很少把霹靂彈拿出來用。

「上次薔薇山莊你也去了?」顏幽幽收回鐵球,轉移話題。

「是。」月十一一顆心還撲在霹靂彈上。

「辛苦了,走吧。」顏幽幽施施然往森林深處走去,並不想提及太多有關於炸藥的問題。

「太霸氣了。」月十二瞬間變成了小迷弟。

「走吧,讓顏姑娘一個女子,保護咱們倆個大男人,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月十一能看出顏姑娘不想提及剛才的問題,他也就止住了想要一探究竟的心,長刀一跨,大步流星趕了上去。

三人越走越遠,越走越快,完全被包裹在了這片黑暗的森林中。

與此同時,黑市的某個房間里,一個渾身被籠罩在黑暗中的男人倏然睜開眼。

「勾魂?什麼聲音?」男人的聲音低沉沙啞,似乎是刻意而為之。

「聽外面人說,是瘴林的陣眼被人破了。」

屋外走進來一人,身高不滿五尺,頭圍很大,四方臉,齙牙,上身長下身則短,小手短腿,肩膀上趴着一隻墨綠的蟾蜍,遠遠看去像似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